(原标题:津巴布韦“第一夫人”南非暴打嫩模)

7月29日,在津巴布韦西马绍纳兰省省会奇诺伊,津巴布韦总统罗伯特·穆加贝(左)和妻子格蕾丝·穆加贝参加竞选活动。穆加贝表示,自己的身体状况能够继续胜任总统,他正考虑培养接班人,但目前的当务之急是维护执政党的团结。

新华社发

津巴布韦“第一夫人”格雷丝·穆加贝介入儿子在南非花天酒地的私生活,竟然迁怒于一名嫩模,把她打得头破血流。格雷丝因受害者报案受到警方调查,恐怕要“吃官司”。

南非警方已拉响“红色警报”,防止申请外交豁免权的格雷丝逃回津巴布韦。

儿子花天酒地 老母迁怒嫩模

现年20岁的加布丽埃拉·恩格斯是南非约翰内斯堡一名模特。她在社交网站上说自己13日晚遭津巴布韦“第一夫人”暴打,并晒出血淋淋的头部照片。

“她用接线板和插头打我,我的头上开了三道口子。”加布丽埃拉写道,“十多名保镖站在后面,眼睁睁看着她动手。”

加布丽埃拉的母亲黛比告诉路透社记者,女儿头部缝了14针。“我只想为女儿讨回公道。这跟钱没关系,跟公正有关。她无缘无故殴打我的女儿。”

事发地位于约翰内斯堡高档酒店“首都西部20号饭店”。

格雷丝因右脚踝受伤一直在南非接受治疗,12日晚返回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的家,第二天又飞往约翰内斯堡。

津巴布韦新闻网站“布拉瓦约24”称,格雷丝当晚发现两个儿子罗伯特、查通加同加布丽埃拉在这家酒店狂欢,遂对后者大打出手。

两兄弟据信因为玩得太久,脚都站不稳了。

加布丽埃拉14日向警方报案,还说要让格雷丝“吃官司”。按照警方说法,格雷丝原本应于15日参加法院听证会,却没有现身。有传言说,她已火速逃回津巴布韦。

受害者不肯私了警方发“红警”防逃

受害者律师17日说,有人企图用钱私了,要求受害者放弃指控。南非警方已拉响“红色警报”,防止申请外交豁免权的格雷丝逃回津巴布韦。

加布丽埃拉17日出席新闻发布会。她的律师格里·内尔说,有第三方联系加布丽埃拉的家人,试图让她们“接受一笔钱并进行和解”,表示“我们谈谈,让事情一笔勾销”,但加布丽埃拉一家对此不感兴趣。

内尔曾是检察官,因起诉南非田径明星奥斯卡·皮斯托瑞斯谋杀女友而名声大噪。被誉为“刀锋战士”的皮斯托瑞斯最终被裁定有罪,入狱服刑。

加布丽埃拉的另一名律师威利·斯皮斯17日致信南非政府,称“私了游说”发生在两天前,对方暗示加布丽埃拉“说个数,双方见面,悄无声息地把事情了了”。

南非警察部长菲基莱·姆巴卢拉说,所有出境口岸已接到通知,预防格雷丝在事情解决前逃离南非,“红色警报已经发布”。

外交豁免有点悬一旦起诉或判刑

南非警方16日在一份声明中说,按照嫌疑人律师及津巴布韦政府代表口头表达的意思,“嫌疑人希望得到外交豁免权保护”。

美联社注意到,警方并没有“点名”格雷丝。

警方还澄清,尽管格雷丝一天前没有出席听证,但仍身处南非。

格雷丝一旦获得外交豁免权将免遭起诉。但警方说,“正在同嫌疑人律师及津巴布韦特别事务公署代表讨论,确保嫌犯能够履行法律程序”。

按照当地媒体报道,格雷丝南非之行是因脚伤前来接受治疗。路透社从津巴布韦情报人员处获悉,她此行没有持外交护照。

南非国际关系部发言人克莱森·蒙耶拉15日说,格雷丝来南非“是私人访问,政府不可介入”。刑事律师里安·劳也说:“如果她并非因公事到那里(南非),获得外交豁免权的可能性将被排除。”

不过,格雷丝本周末将出席在比勒陀利亚召开的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峰会。她的丈夫、津巴布韦总统罗伯特·穆加贝定于19日参会,但他已于16日就早早飞抵南非。外界猜测,穆加贝提前来是为了同南非总统雅各布·祖马商量怎么解决格雷丝打人一事。

法新社认为,承担官方任务能够增加格雷丝获得外交豁免权的可能性。南非与津巴布韦的政治、经济关系颇为紧密。打人事件恐怕会引发外交风波。

南非政府正就是否给予格雷丝外交豁免权进行内部讨论。美联社报道,民主联盟呼吁祖马内阁确保将穆加贝妻子绳之以法。该反对党议员扎克赫莱·姆布赫莱说:“格雷丝本应在进入我们国家前就申请外交豁免,而不是在发现自己面临指控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