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7日,南非比勒陀利亚,被打的模特加布丽埃拉·恩格斯抵达新闻会场。(新华/路透)

新华社北京8月18日电(记者陈丹)津巴布韦“第一夫人”格雷丝·穆加贝介入儿子在南非花天酒地的私生活,竟然迁怒于一名嫩模,把她打得头破血流。

格雷丝因受害者报案受到警方调查,恐怕要“吃官司”。不过,警方16日说,她准备抬出外交豁免权这块“挡箭牌”。

【打伤嫩模被指控】

现年20岁的加布丽埃拉·恩格斯是南非约翰内斯堡一名模特。她在社交网站上说自己13日晚遭津巴布韦“第一夫人”暴打,并晒出血淋淋的头部照片。

“她用接线板和插头打我,我的头上开了三道口子,”加布丽埃拉写道,“十多名保镖站在后面,眼睁睁看着她动手。”

  拍摄于8月14日的照片显示恩格斯的额头处有一道伤口。(新华/美联)

加布丽埃拉的母亲黛比告诉路透社记者,女儿头部缝了14针。“我只想为女儿讨回公道。这跟钱没关系,跟公正有关。她无缘无故殴打我的女儿。”

事发地位于约翰内斯堡高档酒店“首都西部20号饭店”。

格雷丝因右脚踝受伤一直在南非接受治疗,12日晚返回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的家,第二天又飞往约翰内斯堡。

津巴布韦新闻网站“布拉瓦约24”称,格雷丝当晚发现两个儿子罗伯特、查通加同加布丽埃拉在这家酒店狂欢,遂对后者大打出手。

两兄弟据信因为玩得太久,脚都站不稳了。

加布丽埃拉14日向警方报案。按照警方说法,格雷丝原本应于15日参加法院听证会,却没有现身。有传言说,她已火速逃回津巴布韦。

【外交豁免有点悬】

  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左)与妻子格雷丝(2016年2月拍摄)。(新华/美联)

南非警方16日在一份声明中说,按照嫌疑人律师及津巴布韦政府代表口头表达的意思,“嫌疑人希望得到外交豁免权保护”。

美联社注意到,警方并没有“点名”格雷丝。

警方还澄清,尽管格雷丝一天前没有出席听证,但仍身处南非。

格雷丝一旦获得外交豁免权将免遭起诉。但警方说,“正在同嫌疑人律师及津巴布韦特别事务公署代表讨论,确保嫌犯能够履行法律程序”。

按照当地媒体报道,格雷丝南非之行是因脚伤前来接受治疗。路透社从津巴布韦情报人员处获悉,她此行没有持外交护照。

南非国际关系部发言人克莱森·蒙耶拉15日说,格雷丝来南非“是私人访问,政府不可介入”。刑事律师里安·劳也说:“如果她并非因公事到那里(南非),获得外交豁免权的可能性将被排除。”

不过,格雷丝本周末将出席在比勒陀利亚召开的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峰会。她的丈夫、津巴布韦总统罗伯特·穆加贝已于16日飞抵南非,准备参会。

法新社认为,承担官方任务能够增加格雷丝获得外交豁免权的可能性。南非与津巴布韦的政治、经济关系颇为紧密。打人事件恐怕会引发外交风波。

【“第一夫人”太操心】

  7月29日,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左)与妻子格雷丝在奇诺伊出席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集会。(新华/路透)

现年52岁的格雷丝和93岁的穆加贝育有两子一女。夫妻俩在阿联酋迪拜给两个儿子租下豪宅。一度在此居住的兄弟俩忽然搬走,据称是与吸毒或酗酒事件有关。

儿子如今在约翰内斯堡深造,却成为各大夜店常客,买起进口香槟毫不手软。最近,兄弟俩还被赶出了约堡的豪华公寓,原因是醉酒闹事,导致一名保安受伤。

儿子不让格雷丝省心,国事她也要操心。上月28日,她公开催促年事已高的丈夫尽早定下接班人。穆加贝自1980年津巴布韦脱离英国殖民统治以来一直担任这个非洲南部内陆国的领导人。

在执政党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的女性联盟会议上,格雷丝说,“总统,不要害怕。告诉我们谁是你的选择”。

穆加贝一直拒绝在公开场合透露中意的继任人选。他坚持认为,接班人应由执政党、而非他本人确定。不过,格雷丝要求消除这种不确定性。

路透社说,过去三年来,围绕“后穆加贝时期”的领导权之争有所加剧。两大阵营逐渐浮现,一方以副总统埃默森·姆南加古瓦为首,另一方以格雷丝为首。

格雷丝上月27日再次呼吁执政党修改宪法,要求总统副手中必须有一名女性。批评人士认为,格雷丝此举意在提高自己“接班”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