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提要]:本文依据历史文献和田野调研,对青海省贵德地区各民族宗教信仰与社会和谐进行讨论。以几个个案为例,描述了贵德地区的多元宗教和谐相处的历史传统、文化传承、社会环境和现实状况。

[关键词]:贵德地区;宗教融洽;民族团结;社会和谐

一、尕旦寺的宗教信仰理念

尕旦寺,是贵德县境内一座普普通通的藏传佛教格鲁派寺院。其规模虽不大,但历史悠久,在今日贵德地区的56座藏传佛教寺院中具有一定的代表性。笔者前往该寺进行了调研,除了参观寺院外观建筑等之外,还采访了寺院住持阿仁巴活佛,他向我们介绍了寺院的传承历史和现实情况:尕旦寺,藏语全称“噶丹达杰林”,建于1725年,在《安多政教史》中有简短记载,另在《甘青藏传佛教寺院》(汉文)和《海南州寺院志》(藏文)中也作了介绍。尕旦寺是由塔尔寺第二十七任住持弥涅·洛哲达杰创建,这位高僧的家乡正好是建寺所在地。由于法脉传承关系,尕旦寺属于塔尔寺的一座子寺,它在历史上最盛时期寺僧达120多人。

尕旦寺的法事仪轨,遵循塔尔寺密宗院传承,故该寺归属密宗寺院。相传贵德地区没有传承显宗的寺院,都是密宗寺院。这是贵德地区藏传佛教寺院的一大文化特色。究其原因,只能从风水的角度解释,贵德地区适合建造密宗寺院,却没有建立显宗寺院的缘分。

尕旦寺在1966年的“文革”中被毁,1980年落实民族宗教政策,又开始重建,直至当前依然处于修建恢复之中。1982年建造宗喀巴佛殿,1989年建造大经堂。大经堂外墙大门上建有鼓楼,酷似汉式建筑,其功能在于敲钟,以便通知僧众,何时举行法会或在大经堂上早课念经。

尕旦寺在其历史上产生了三个活佛世系:1、阿仁仓活佛,本寺寺主,现已转世为第15代活佛;2、阿仁巴活佛,已转世为第5代活佛,现任贵德县政协副主席、县佛教协会副会长等职;3、桑加活佛,现转世灵童为第7代活佛。

目前,尕旦寺只有24位僧人,其中年龄最大者82岁,最小的11岁(共2人),其余绝大多数年龄段处于30岁至40岁之间,而且都是小学文化程度,他们兼懂藏汉两种语言文字。在僧人中,年龄20岁左右的很少,这是未来寺僧断层或青黄不接的预兆。尕旦寺僧人的经济来源有几种途径:第一,由于僧人都来自农村,他们在家里有一份农田;第二,藏族农村还保持着给自家僧人送粮食的传统习俗;第三,该寺僧人尚有到村民家中念经化缘的习惯。

尕旦寺的信众对象绝大多数是藏族百姓,约占98%,河东乡境内有9个藏族村落,主要分布在盖瓦六庄,以农业为主。汉族信众约占2%。由于该地区比较贫穷,村民收入不高,尕旦寺的经济陷入困境,其活佛不得不外出化缘,主要去内地大城市募捐,修缮寺院。如今,寺院建筑以及僧人生活条件与过去相比,有很大提高和发展,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1]

从上述文字中可以清晰地了解到尕旦寺的演进历史、文化特质、经济运作、寺僧生活和现实状况。阿仁巴活佛作为寺院住持或权威人士,在全方位、多层面介绍尕旦寺的历史和现实的同时,又向我们提供了追述有关尕旦寺历史的文献依据。因此,笔者通过阿仁巴活佛提供的线索,在《安多政教史》中查到了有关尕旦寺历史的记述:“噶丹达吉林寺是弥涅·洛哲达杰所建。洛哲达杰转世的呼毕勒罕,是楚程旦白尼玛。彼师任噶丹达吉林寺法台,给该寺经堂殿顶安装了鎏金宝瓶。阿仁·益西噶桑出生在阿仁村。他曾入西藏甘丹寺学习,成为一位著名的格西,有几部著作,曾任塔尔寺密宗院法台。他经常住在噶丹达吉林寺,因而转世的历世活佛主持这个寺的寺务。”[2]噶丹达吉林寺即今日的尕旦寺,由此可见,尕旦寺最初由弥涅·洛哲达杰创建,后经楚程旦白尼玛、阿仁·益西噶桑等高僧大德扩建,寺院不断发展,最终形成规模。众所周知,尕旦寺作为一座格鲁派寺院,其历史传承并不算最为悠久,但它是清代格鲁派六大寺院之一的塔尔寺高僧亲自创建,并且属于塔尔寺子寺。所以,尕旦寺在贵德地区有较高的宗教地位,产生了较强的社会影响力。可以说,历史赐予尕旦寺的文化遗产和发展空间,今日依然能够从中获取实惠。

尕旦寺同其他寺院一样,今后的发展走向已经面临诸多挑战和困境。其中最大的问题便是寺僧青黄不接,将来会面临寺僧断层的危机。尕旦寺僧人中处在30、40岁年龄段的占绝大多数,而30岁以下年龄段的则较少。据分析,主要原因是20世纪80年代前后的计划生育政策执行不严,每家每户都养育了几个孩子,而孩子多了自然有出家为僧者。后来各级政府严格执行计划生育政策,加之人们的思想观念发生了根本性变化,个人不愿生育多个孩子。据当地人说,这与人们的生活压力增大有关,主要来自经济方面的压力,包括对孩子的教育、就业以及成家立业等各个方面的经济负担。所以,农家孩子也非常少,不愿让男孩出家为僧,导致寺院僧人青黄不接,逐年递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