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即时新闻 >

以法治筑牢个人信息安全屏障

来源标题:以法治筑牢个人信息安全屏障2017-06-05 10:46

     

以法治筑牢个人信息安全屏障

  漫画:颜庆雄

引子:

近日,最高法、最高检联合发布了《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明确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的定罪量刑标准,受到社会普遍关注。接着最高检又发布了6起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典型案例,旨在为各地检察机关办理相关案件,正确适用法律和司法解释,规范统一司法,提供指引、参考。本期“思与辨”就该话题进行讨论。

■ 主持人:尹传刚 (深圳特区报评论员)

■ 嘉 宾:和静钧 (西南政法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

舒 锐 (法律学者)

张敬伟 (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个人信息保护法制不健全、法治不完善,尤其是处罚较轻,导致泄露个人信息的违法成本较低

主持人:公民个人信息为何会被轻易泄露出去?

张敬伟:多种原因。一是社会征信制度建设处于初级阶段,在此阶段社会个体缺乏足够的个人信息保护意识,因此个人信息很容易造成系统性的泄露,个人隐私得不到有效保障,给社会和个人都造成了困扰。二是信息时代的新生活方式,使人与人之间交往的主流方式变成了网络交流,使个人信息变得更容易泄露。三是掌握足够多的个人信息,客观上就掌握了市场机会。因而,个人信息也就成了产业,也就异化为资本化的手段。四是有些掌握个人信息的机构,缺乏足够的个人信息保护意识,或者说缺乏应有的职业操守,甚至充当售卖个人信息的贩子。五是个人信息保护法制不健全、法治不完善,尤其是处罚较轻,导致泄露个人信息的违法成本较低。这也是个人信息容易泄露的原因。

舒锐:刑罚只是公民权利的最后一道防线,而当前个人信息立法呈现碎片化,对于没有严重到构成犯罪的泄露行为,只有《身份证法》等少数法律规定着行政处罚或行政处分责任,难以实现法律责任的有效衔接。而另一方面,个人信息的拥有主体更呈现多元化,政府行政管理以及金融、电信、交通、医疗、物业管理、宾馆住宿服务、乃至电商、快递等诸多社会公共服务领域,均收集和储存了大量的公民个人信息。只要有一环出现管理疏漏或者工作人员出售、泄露,就将导致个人信息的非法流出。

可是,相关行政执法部门不仅九龙治水,更是定位、权限不明确。当多元化的信息泄露渠道遇上立法与执法的碎片化,民众信息就能轻易被泄露,且很难追溯泄露的源头,若是没有严重到一定程度,只要对方矢口否认,公民根本毫无办法,相关权利容易沦为了空谈,信息泄露者也并没有得到普遍追究,甚至在一些行业成为司空见惯的事情。

和静钧:从个人信息相对方来看,从事营销或广告投放等行业的人士,存在获得他人个人信息并用于商业销售之动机,这类诱因会促使这类人通过“寻租市场”或“交易黑市”持有更多别人的个人信息。而对从事电信诈骗等不法行为者而言,占有、持有个人信息量越大,其获取非法利益机会越大,他们会千方百计窃取、非法购买个人信息。种种原因,在当下技术环境条件下,个人信息就如处于“玻璃屋”,随时都可能被人窥视,也就是“易泄露”现象。

司法解释是“及时雨”,为司法机关准确适用法律提供了指南,最高检发布的六例典型案件起到“判例法”的作用

主持人:日前,最高人民法院与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发布《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这也是“两高”首次就打击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出台司法解释。你们怎么看?

和静钧:司法解释是“及时雨”,为司法机关准确适用法律提供了指南,最高检发布的六例典型案件起到“判例法”的作用,会成为各级司法机关参照的“样本”,有利于适用法律的明晰化和确定化。此次司法解释把个人信息准确分成了“身份信息”与“活动信息”,使这一核心概念变得更具体,更具有可操作性。司法解释与典型案件的发布,必然会对保护个人信息安全、推动刑法第253条的实施,具有重要和深远意义。

张敬伟:“两高”的《解释》来得很及时也很必要。对于遏制泛滥的个人信息违法犯罪行为具有威慑作用,可以遏制住侵犯个人信息事件频发多发的社会流弊。

舒锐:相关犯罪入刑后,定罪量刑标准较为原则,不易把握,这也导致各地地方机关在法律适用上存在分歧,乃至存在了同案不同判,比如,对于非法搜集他人行踪轨迹,各地就对于罪与非罪产生过不同判决。为保障法律正确、统一适用,依法严厉惩治、有效防范相关犯罪,最高院会同最高院,在公安部等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经深入调查研究、广泛征求意见、反复论证完善,制定了本《解释》。

上一篇:印鉴:加强法治监管是促进大数据发展的重要抓手 下一篇:文物保护进景区法治宣传入村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