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圣叹是个奇人。

他才高八斗,写诗填词跟喝凉水一样。又雅擅丹青,刷刷点点几秒钟,人物素描就在纸上冒出来了,惟妙惟肖。他的口才也好,在灵隐寺跟人斗法,几十个和尚辩他一个人,他口若悬河,机变百出,辩得众和尚纷纷败北,颇有当年诸葛亮舌战群儒的风范。

他这么有才,考试成绩却很差。十几岁开始考秀才,回回落第,快三十岁了还是童生,后来通过冒名顶替才混上秀才。考不中秀才,当然更考不中举人,当然就没法做官,所以金圣叹一辈子都是老百姓。

当老百姓也不怕,干什么都能养家糊口。问题是金圣叹百事无成。某有钱朋友借给他三千两银子,让他拿去做生意,他不到一个月就花光了,啥生意都没做,恨得人家牙根儿发痒。

金圣叹家无余财,不想法挣钱就得饿死。怎么挣钱呢?他是奇人,走的是奇人路线——靠扶乩混饭吃。古人迷信,文盲迷信抽签算卦看手相,文化人迷信扶乩。金圣叹从十九岁起就给他文化圈的朋友扶乩,一直扶到四十多岁,当神汉当了大半生。

他深通天台宗法要,自诩是天台祖师智者大师的高足,装作被死去的高僧附体,给客户现场答疑。比如说一个告老还乡的官员死了女儿,想打听女儿投胎何处。只见金圣叹拿起一根木棍,在沙子上迅速写道:“此女已然成仙。”官员问:“在何处成仙?”金圣叹又写道:“广寒宫。”“她前世是谁?”“她是秦少游的媳妇、苏东坡的妹妹,江湖人称苏小妹。”“都说苏小妹会做诗,能不能让她写一首?”金圣叹当即发挥他出口成章的天才,模仿女性口吻写出十几首七言绝句,客户以为自己女儿真是苏小妹转世,真的已经成仙,赶紧拿出金银珠宝答谢“灵媒”金圣叹。

明朝末年,金圣叹靠扶乩征服了大批文化人。他的老乡郑敷教回忆说:“金生(指金圣叹)通于其术……请之则来,长篇大章,滔滔汩汩,缙绅先生及士人有道行者,无不惑于其说。”说明他的扶乩生意相当火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