腊八节前夕的灵隐寺,梵香中弥漫着浓郁的粥香。

杭州人有腊八“打斋饭”的习俗,每年从腊月初一起,灵隐寺都要连日熬制腊八粥赠送市民。这一传统恢复已近40年,而大规模施粥也持续了八年。今年的施粥点,由30来个增加到100多个,总计要向社会各界赠送30万份福粥。

与此同时还有两天的弘扬国学公益论坛、腊八文化论坛,这让寺里的僧人和义工们忙得不可开交。

1月4日上午,灵隐寺方丈光泉大和尚抽空接受了凤凰国学的独家专访,话题从佛学传播到国学传播,从灵隐寺的腊八申遗到拍电影、开书院,分享了他对弘扬传统文化的思考和经验。以下为访谈实录。

灵隐寺方丈光泉大和尚接受凤凰网采访

古刹藏不住了 高举法杖跨入红尘

凤凰国学:实际上寺庙也是一个公共场所,它一方面是出家人的修行之所,另一方面,它也是面向大众来做大众教化的一个场所,那么您作为一寺之主,在平衡这两种关系的时候,是不是会考虑一方面需要清清静,但是另一方面,又不得不接待车水马龙、络绎不绝来访的人。怎么样处理这种平衡?

光泉方丈:对,我们也对这个问题思考了很长时间。我们提出一个理念,就是在当今社会,以前叫“深山藏古刹”,现在古刹已经藏不住了。

一些人来了以后,我们给他们介绍,以前的灵隐寺到了毛家埠,离灵隐寺有两公里远的地方,他到那边上船以后要走路,走进来的,这个两公里,其实就是滚滚红尘到清静佛地的一个间隔,我们说就是一个防火带、一个隔离带,通过这两公里的走路以后,人们把心就沉淀下来,到了寺庙,就有一种亲近的、恭敬的心来上香、礼佛。

但是今天交通发达了,汽车直接开到寺庙里面,我开句玩笑,有些人恨不得把汽车开到大雄宝殿门口。所以说以前寺庙都有下轿石、下马石,文官下轿、武官下马,这就是对佛的一种恭敬,现在社会的理念已经不存在这个问题了,没有这种限制了,并且我们看到所有来的游客,灵隐寺每天平均将近一万人次,有那么多的手机,现在时代又是信息全覆盖,所以在这个时候,可以说古刹已经藏不住了。

我们说怎么办呢?我那天给寺里师父们在讲课的时候,我说既然藏不住了,你就勇敢走出去,不要躲躲闪闪的,躲不过,也躲不了。既然躲不了,干嘛还藏?你就勇敢走出去,我说这就是“跨入红尘”,走出去就是跨入红尘。跨入红尘并不可怕,跨入这个红尘的目的是要高举法杖,去彰显我们佛教自身的清静、庄严。你不能是跨入红尘,然后同流合污,那是你被滚滚红尘所淹没了,这时候你的存在与否,已经毫无意义了。所以说你跨入红尘的同时,你应该彰显出你的神圣心、你的庄严心,以你的神圣与庄严,去引领整个社会,引领滚滚红尘。这时候你的重要意义,你的存在的价值,就能够体现出来。

今天这个社会,市场经济背景下的这个制度,特别是在社会转型期,更加需要佛教去走进这个社会,调和矛盾,发挥我们应有的一些作用,用佛法的智慧去理解和应对今天社会所存在的一些问题,这就是佛教今天存在的意义,它就能够彰显出来。

凤凰国学:这让我想到有一个词:勇猛精进。刚才您也说到这种敬心,我们当下很多人都没有这种“敬”了,不管是对于道德伦理,还是对于传统文化,对我们老祖宗留下来的很多东西,没有敬意了,可能更多的是一种消费主义,认为什么东西都可以消费,可以拿来作为调侃,或者作为话题、谈资,心中没有敬意了。所以在传统节日或者节气里举办一些活动,像论坛或者公益活动,弘扬国学,它的意义是挺大的。

光泉方丈:确实从五四运动、新文化运动以后,人们对于国学比较轻视了,到了文化大革命的时候,作为“封资修”,把它彻底打烂了,所以人们对于国学,特别是像中国传统文化当中的一些重要理念,可能关注得相对比较少了。

那么在今天,我们中国人自己的节日确实也被淡忘,现在大家所知道的就是过年。然后现在这几年中央政府重视了,把中秋作为固定假日来做了,把清明也作为固定假日了,对于这些传统节日有更多的推动,人们可能就有一些记忆了。

但是中国人还有大量的节日,比方说我们的七月十五,农历的七月十五,我们佛教叫盂兰盆节,又是佛的欢喜日,其实这一天所体现出来的是中国人的孝道。灵隐寺最近这几年来也在推动孝道的活动,我们每年举办大型孝道文化的推广活动,比方说我们在四月初八这一天,按照佛教,四月初八是佛的成道日,佛的诞生日,现在我们把它和慈善结合起来,以前民间的四月初八,大家都放生,渐渐为放生而放生,那么现在我们把它作为一个慈善的项目来做,不仅仅停留在放生这个层面,因为放生现在跟环保结合起来了,放生的目的是为了自然界更和谐,不要去破坏食物链,所以从这个角度,我们再提出一种环保的理念,作为我们佛教来说,环保其实也是一个慈善的项目。通过四月初八对佛的诞生日的纪念,我们做更大的慈善来回报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