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如果找不到 合适的题材, 就去拍人物吧)

如果找不到  合适的题材,  就去拍人物吧

 

《纸媒贵族》

巴义尔

中国民族

摄影艺术出版社

 

韩梅

自报纸或杂志上出现图片(先是绘画,后是摄影),极大地提升了媒体的地位和信息量。而当完全由图片组成的刊物,尤其以“画报”冠名的媒体出现后,人们惊呼那是“纸媒中的贵族”。近年来,国内外画报类纸媒发展迅猛。国内以《人民画报》、《解放军画报》、《民族画报》为代表的诸多行业画报、省级画报以及新时代的各种画报蓬勃发展,说明画报类纸媒在新媒体环境下依然还有它自身的优势和市场。但是,纸媒贵族当今如何发展、怎样办好带有图片的纸质民族人文类媒体、怎样做好大型专题摄影报道,这些问题依然需要探讨。

《纸媒贵族》一书从大量的实践出发,通过图文实例,展示了纸媒贵族的高端专业的价值,同时阐释了怎样成为一名优秀的图片编辑、专题摄影者乃至媒体人。

摄影界有句话:“摄影的门槛很低,但是走廊很长。”本书作者、蒙古族摄影家巴义尔自1979年进入民族画报社工作,从暗室洗照片开始,逐步成为记者、编辑、编辑部主任,在民族摄影领域默默耕耘,收获多多。现为《民族画报》蒙古文版编辑部主任,高级记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至今已出16本专著。

《纸媒贵族》既是一本探索民族摄影和画报专业的教科书,又是具有民族学和人类学价值的有“温度”的倾情之作。巴义尔介绍说,摄影术的最大功能,就是把人的形态记录下来。对于《民族画报》而言,拍摄各民族的人像可以说既是一种课题,也是一种捷径——只要记录下某个民族的某个人物,它的新闻价值过去之后,学术价值、艺术价值便开始显露,对这个人物或群体的再次访问就可轻易地构成新的话题和不断充实的证据链。

“一张人物摄影作品可以带给我们无限遐想。”作者强调,“人像是一个民族最直接的视觉记忆。捕捉人的精神和本质是一项无法估量的挑战,如果一个摄影者找不到合适的题材,那么就去拍摄身边的人物吧,这不仅是照顾自己的爱好或者职业需要,更是对人类社会的贡献。”30多年来,他已经报道了数百位各民族人物,拍摄了数十万幅照片。

《纸媒贵族》在论述民族摄影理论、探讨民族摄影技巧的同时,将大量珍贵的历史照片资料穿插其中,令读者大饱眼福。比如1826年尼普斯早期摄影作品中的人像;1839年法国达盖尔改进了银版照相术后第一次在报刊中出现的照片;1842年世界上第一份以图画为主的周刊《伦敦新闻画报》;1844年发行的中国画报始祖《点石斋画报》;1870年威廉·桑德斯拍摄的《老北京小吃担与吸烟者》;1907年在巴黎印制的中国最早以摄影报道为主的8开本画报《世界》创刊号;1955至今《民族画报》的多个封面等等。在大量的新闻、摄影、出版、杂志等专业书籍阵列里,《纸媒贵族》如同其名称一样,小众而不孤单,高贵而显风范。

(原标题:如果找不到 合适的题材, 就去拍人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