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应康挥洒丹青。

 

田应康挥洒丹青。


《洱海渔歌》

 

《洱海渔歌》

《版纳山谷》

 

《版纳山谷》


核心提示

 


  核心提示 田应康是位学者型的书画家,他40年钻研古滇民族文化,走遍云南25个少数民族原生态地区采风,以中西结合的笔触刻画血肉鲜活的民族人物。

  云南著名书画家田应康,善于创作人物特别是云南少数民族人物。他是一位学者型的书画家,因在省博物馆工作,得以40年深刻钻研古滇民族文化,在考察、采风、整理、研究的基础上锤炼丹青,民族人物画血肉鲜活。

  田应康祖籍罗平,自幼生长于昆明,受清白家风以及父亲书法文化熏陶,他7、8岁时便痴爱画画。从临摹连环画入手,《岳母刺字》、《青年近卫军》、《鸡毛信》、《卓娅和舒拉的故事》等等,中国人物画名家大师顾丙鑫、韩和平、华三川等成为特殊年代指引他打开艺术之门的启蒙老师。后来,田应康循传统之门而入,承学徐悲鸿、蒋兆和、黄胄等具有纵向联系的人物画艺术,学而能悟道,渐成自己的笔墨语言。

  在省博物馆从事文博工作,田应康自60年代起就不间断地进行古滇文化艺术研究。他走遍云南25个少数民族原生态地区,进行大量的考察、采风、文物征集等工作,在此基础上厚积薄发,锤炼人物画之精、气、神,挥洒而出的云南民族人物自然气韵生动、血肉鲜活。

  滇中文化名家张诚评析:“田之人物画以生动取胜,富有感染人的生活气息。这源于他40多年来对民族文物、文史、文艺的钻研,摸透了云南民族文化的底蕴,因而刻画民族人物能有出奇发挥”。

  “铁线银钩”气韵生动

  田应康主攻人物画,兼涉山水、花鸟,在国画之外的重彩、壁画上也有不俗发挥。不过,他刻画的人物尤其是民族人物最具口碑,笔墨传神而气韵生动。

  中国画重线条,西洋画重块面,田应康的人物画在线条处理上深得国画传统之妙。其人物画作品,继承了中国北派人物国画从徐悲鸿、蒋兆和、叶浅予等不断发展的“铁线银钩”风格,汲取了黄胄民族人物画的线条和骨法。“铁线银钩”式的朗俊线条,再加上黄胄速写复笔技法的那种流畅性,这已经使得田应康的人物线条具有交响乐般的韵律美,洗练、生动、有力。

  此外,田应康的人物画从艺术性来讲还是“中西合璧”的。徐悲鸿提倡的“写实主义”,蒋兆和倡导的“素描风格”,叶浅予和黄胄发展的“线条速写”等,体现了中国人物画从传统水墨到中西结合的发展。田应康早年曾学油画,西画造型、素描上的基本功增强了其国画线条的表现力,他在此基础上将国画线条语言和西画块面语言融合,令人物画交织西画写实和中画写意之趣。

  我们能从《彝家女》、《滇族漫步》、《森林之歌》这些作品中看到,田应康的民族人物画写实与写意结合默契,线条尤其具有“铁线银钩”的北派风范。刚劲、有力的线条和酣畅淋漓的墨块、色块和谐交融,令笔墨达于传神境界。

  形象饱满血肉鲜活

  40多年深入古滇文化艺术研究,在省博物馆的工作让田应康有了大量接触民族文化的“近水楼台”。他效法古人“搜尽民风打草稿”,长期跋涉少数民族山乡的实地采风和生活体验,令创作人物形象饱满、血肉鲜活。


  在田应康的少数民族人物绘画中,对于傣族、彝族、白族、基诺族、哈尼族、藏族等的刻画尤其鲜活生动。他的作品中常出现诸如上仓、舞乐、射猎、祭祀、渔牧、播种等题材,生活、生产中的民族人物形象饱满,这些都得益于他对古滇文化艺术的深刻了解,以及摸透民族文化底蕴的创作准备。

  田应康谈到,画人物最讲究传神,要在笔墨基本功扎实的基础上突出气韵生动,这就要准确把握所刻画人物的精、气、神,而把握的关键还在于要对人物的生活环境和文化背景有深入了解。只有这样,所刻画的人物才会形象饱满、血肉鲜活,而不至于僵硬死板、了无生趣,落入“有皮无神”之窘境。

  田还强调,画好人物最重要的就是一个“活”字,创作中切忌“板”、“刻”、“结”。能否塑造鲜活,除了技法层面的因素外,还需真正做到源于生活。

  首席记者 肖宇辉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