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敏在此次中国诗词大会的“伟绩”之一就是在飞花令环节一人对抗二十五人。

采访中,在极其嘈杂的餐厅里,我提出以“剑”为飞花令,彭敏马上来了兴致,他背道:

“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

“几处吹笳明月夜,何人倚剑白云天。”

“还有倚天剑的出处:长剑耿耿倚天外。”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一萧一剑平生意,负尽狂名十五年。”

“少年击剑更吹箫,剑气箫心一例消。”

“万一禅关砉然破,美人如玉剑如虹。”

“剑”字生僻,能在这样嘈杂的环境里张口就来这么多,很令人叹服。彭敏说:“这个词有难度在于它不好组词,比如人,就可以组词为美人、佳人、人世、人生、人间,就可以唤起我的储备,‘剑’可组的词太少,比较生僻。”

彭敏很强调背诵的重要性:“背诵,对于你接近诗词和文化更有意义,背下来以后就融入到你的血脉之中,他会塑造你的精神和灵魂,同时浸润你的写作,我写作的语言就受益于诗词。”

彭敏用中华书局的一些《唐诗宋词三百首》来背,“我自己后来整理了大概十几万字的选本,按照作者姓氏排名整理下来放到同一个电子文档里,凡我整理过的诗词,我都用心背下来,我以前参加过很多节目,凡是‘裸考’的,我最后都会铩羽而归。后来我就长教训了,必须要认真备考。”

彭敏认为诗词大会其实与学问和学术关系不大,“它是诗词的教育、普及,台上也有很多诗词界的老先生,他们在群里经常发一些他们写的诗词,都很好,但是他们很难到擂台上竞技。诗词大会其实是年轻人比拼竞赛实力的,台上的实力和学问都是竞赛性质的实力和学问,强调诗词的学问在中文系有意义,但是面向全社会是意义不大的。”

澎湃新闻:中国诗词大会录制用了多长时间?

彭敏:报到到结束一共半个月,但是心累,你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你又带着渴望去,中间的过程跌宕起伏。开始我在百人团冲不上去,在台上其实比在百人团答题容易多了。百人团答题就十秒钟,有九宫格十二宫格,你十秒钟要点五个字、七个字,还有干扰项。设备有各种问题,我之前有两次是全答对了,但是因为设备的问题,说我错了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