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清代海南的“滕王阁诗会”

  文\海南日报记者 郑彤

  唐朝洪州牧阎伯屿重修滕王阁后特邀文人雅士来一场盛会,著名诗人王勃的《滕王阁序》由此成为千古名篇。清康熙四十九年(1710年)农历八月初一,琼州知府张琳捐倡重修的定安建江楼完工后,定安知县、陕西三原人孙贻清也组织了一场文坛盛会,有异曲同工之妙——

  “滕王阁上烟波远,孺子亭中花竹深”,一座滕王阁,让南昌城因楼愈盛;“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一篇《滕王阁序》,令王子安千年名扬。

  不知唐上元二年(675年)王勃经南昌、广州赴交趾探望父亲途中,可曾心往琼州,留得诗气润南溟,但在其大笔如椽、赣江挥毫千余年后的清康熙四十九年(1710年),海南定安亦迎来了一场才藻艳逸的琼版“滕王阁诗会”。

  因楼而聚,名流作序

  恰如当年“滕王阁诗会”,清康熙四十九年农历八月初一,琼州知府张琳捐倡重修的定安建江楼完工后,定安知县、陕西三原人孙贻清也组织了一场文坛盛会,邀请当地名流、明朝南京礼部尚书王弘诲的曾孙王懋曾,后来任琼台书院掌教的琼山举人林储英,前年喜中举人的定安人莫魁士,地方巡查官员陈应,以及张澜、吴圣之、吴震宇、周廷瑞等人吟诗酬唱。之后,还刻诗于石,以作纪念。《光绪定安县志》载:“建江楼八景诗,诗刻为二石,在建江楼上。一刻邑侯孙贻淸并林储英、张澜、吴圣之、吴震宇、莫魁士、周廷瑞、巡宰陈应荐诗。一刻王懋曾、莫魁士诗。康熙四十九年岁次庚寅仲商月吉旦。”

  诗人雅聚吟和怀畅,自然要如兰亭觞咏、滕王阁聚那般,集诗作序。王懋曾因为参与拟定了建江楼八景,便“抛砖引玉”,“予因僭拟八景,不揣固陋,先为嚆矢焉”,写就《建江楼八景诗并小序》。

  这篇序不长,但别出机杼。一开头就写了重修建江楼的原因,“古者半夏生、木槿荣,则君子居高明、处台榭,所以宣烦导滞、荡怀舒理也”,称古时的君子们到了炎热的夏季,就要登上高处的亭台楼阁,清热解烦。然后引用柳宗元《零陵三亭记》中的话,“柳子厚云:‘夫气烦则虑乱,视壅则志滞。必有游息之所,高明之地,使人淸宁平夷恒若有余,然后理达而亊成。’则建江之有楼,非浅鲜也”,称“柳大师”都说了,心气烦躁就思维混乱,视野狭隘就反应迟钝。所以一定要有休闲场所,高雅之地,让人们静心清神,这样才能有利于工作。

  之后,王懋曾又介绍重修此楼的经过,“楼肇于今上之二年,倾圮已久。适明府张公下车捐倡成之,鸠工于乙酉之冬,落成于丙戌之夏。”想来,当年张琳带头捐修建江楼,也是有一些不同意见的。但王序文一开篇就旗帜鲜明地亮出观点,借名家“邑之有观游,或者以为非政,是大不然”的观点,巧妙地告诉百姓,重修建江楼不是形象工程,柳宗元都说过:县城里有观游场所,有人认为与政事无关,这种认识非常不正确。

  然后,王懋曾又展望此楼重修之后的美好愿景,“使夫为政者登之,则气和心平而政建民安;为士者登之,则志旷神怡而累捐理畅。迨夫商旅之睇山瞩河,则思经营之况瘁;农夫之瞻云量雨,则思胼胝之维艰。以至骚人墨客之登临元览,凭吊啸歌,当使天孙锦绚丽骈汉星,皆于楼乎有得也。”瞧!无论是官吏、士人、商家,还是游客、农夫、文人,登楼远望均受益多多,这楼修得利国利民呢。

  短小精炼,境界高远,此序,妙笔生花!

  登高吟咏,成就华章

  登楼观八景,雅士纷开腔。王懋曾一马当先。远眺“东岭朝曦”,他先写景,后抒怀:“嶙峋人望郁青葱,西接楼台翠霭笼。百道毫光飞树杪,一轮曦驭被山红。扶桑速驾催群动,大地含辉混太空。长得清华皆若此,朝朝胜在五云中”,颇有“不辞长作岭南人”的恬淡豁达。而博学的王懋曾在考取贡生后也确实没再参加科举考试,而是隐居田园、造福桑梓。

  王诗开篇,举人出身的孙贻清同韵相和:“翠壁丹崖气郁葱,楼台遥映曙光笼。苍茫才看连天碧,照曜忽瞻遍地红。影动灵禽鸣邃谷,晴开轻霭散长空。野僧不识凌晨趣,何取日高尚梦中。”此诗同样大气磅礴,最后两句更有劝说王懋曾之意。

  林储英则换韵咏怀:“遥望层峦翠岫公式,屹然天半障溪东。祥云叠出千层瑞,旭日初升一片红。山绕朱明挥众壑,曙光阳德映长空。也知灵曜扶桑起,车盖当年辨已穷。”以孔子遇两小儿辩日,“一儿曰‘日初出大如车盖,及日中则如盘盂,此不为远者小而近者大乎?’”的典故,说景说人。值得一提的是,从林储英此诗中用了太阳的别称“朱明”,可以看出,康熙后期,“文字狱”之风已稍有减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