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滕王阁序》差一点登不上滕王阁)

  克服一己私心才使得一篇名作留传后世
  公元675年,时任南昌故郡洪州都督的阎伯屿重修了滕王阁,定于重阳节在滕王阁宴请文人雅士,并举办赞颂滕王阁的笔会。
  王勃时年20出头,已是名声在外的大诗人。彼时,他正好往云南探望父亲途经南昌,阎伯屿闻讯邀请其参加笔会。阎伯屿之所以热衷此事,除了想宣扬自己的功绩之外,还想借机捧红其女婿吴子章。其时,有些文才的吴子章专为滕王阁作了一篇序文,阎伯屿阅后甚喜,意欲在宴会上吟诵,以使女婿一举成名。
  宴过三巡,阎伯屿故意让众宾客为滕王阁当场作序,毫无准备的宾客们纷纷托辞不作,只有王勃接过笔墨应道:“都督盛情难却,不才斗胆试笔,尚望都督及诸位先生不吝赐教。”说罢提笔行文如涌。阎伯屿脸上笑着,心里却恼火万分,未等王勃写完即离席而去,独自到阁外看江景,并暗嘱部属将王勃所写句子背下来随时给他汇报。
  俄顷,部属告知阎伯屿王勃写的头两句:“豫章故郡,洪都新府。”其闻言冷笑道:“老生常谈,没有新意。”再稍后,部属又告两句:“星分翼轸,地接衡庐。”阎伯屿闻听觉得出语不凡,但未置评。待部属再来告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时,阎伯屿不禁拍案叫绝,大声赞叹道:“奇才,真是奇才!”当即返席对王勃所作的序文赞不绝口。其女婿吴子章自知不如,悄问:“我写好的那篇怎么办?”阎伯屿怒目一瞪道:“老夫虽有心捧你,但也绝非有眼无珠之人,如此好序文,难道你要我视而不见?”


  当下,阎伯屿决定采用王勃即兴而成的《滕王阁序》,这篇美文由此被当作王勃的名作留传后世。
  后人得以代代看得到《滕王阁序》,不仅应该感谢王勃,其实也该感谢阎伯屿。若非他能克服一己私心,而是以质取文,王勃的这篇佳作就不可能铭刻于滕王阁上,中华历史文化就会失去一件珍品,滕王阁也不可能以《滕王阁序》而名闻天下。

李安章

(原标题:《滕王阁序》差一点登不上滕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