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读经典——滕王阁序

  山东省沾化区  滨海镇实验学校 郭庆霞

  十几年前,第一次读《滕王阁序》,文中“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的感慨和“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的豪言壮语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王勃即兴创作,题序写诗,一气呵成,令人叹为观止。今天,再一次拜读,耳熟能详的语句瞬间在脑海中浮现。细细品读,一幅流光溢彩的壮美画卷缓缓展开: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我真想亲自登临滕王阁,一睹它昔日的风采。

  古往今来,有多少亭台楼榭留下了文人墨客的足迹和触景生情的吟咏。于是登高望远,挥毫泼墨也成为了文人雅士的一种偏好。滕王阁,作为江南三大名楼之首,一千多年来,它历经几十次的重建与修葺仍巍然屹立,名垂后世。滕王阁的得名是因为滕王李元婴始建,不过让这座阁楼名扬后世的却是初唐诗人王勃的这篇骈文。

  王勃,少年得志,6岁能写诗文,10岁读颜师古注的《汉书》写《指瑕》十卷纠正其错误,14岁应举及第,成为当时最年轻的官员。经考官推荐16岁的王勃到沛王府授书讲学;18岁时因开玩笑写了一篇《檄英王鸡》,高宗看后大怒骂他歪才将王勃逐出王府;王勃刚刚开始的仕途之路因一篇文章宣告结束;之后王勃出游巴蜀山川,文思泉涌,创作大量诗文。672年,经人推荐王勃又谋得参军职务,因杀官奴两次被贬,其父亲受牵连贬为交趾县令。处在人生低谷中的他前往交趾县探望父亲,途径洪州,恰逢洪都府阎公重修竣工,大宴宾客。盛宴之上,王勃即席创作了《藤王阁序》。

  关于滕王阁序的创作,还有一段小插曲。阎公让女婿提前写好一篇序文,本想盛宴之上假装即席创作,以显示其女婿才华。笔墨伺候题序写诗,其他宾客都一一辞绝,唯有最年轻的王勃慨然应允。在达官显贵面前,阎公不满却也不好发作,让侍从看着王勃落笔。写完后,《唐才子传》记载:“满座大惊。”一时传为佳话,流传至今。当高宗读到这篇文章时,赞叹道“真乃罕世之才,罕世之才!当年朕因斗鸡文逐斥了他,是朕之错也。”于是高宗问道:“现下,王勃在何处?朕要召他入朝!”太监吞吞吐吐答道:“王勃已落水而亡。”唐高宗喟然长叹,自言自语:“可惜,可惜,可惜!”这两个小故事从侧面足以说明了《滕王阁序》出色的语言和艺术魅力。

  滕王阁序,又名《秋日登洪府滕王阁饯别序》。开篇写洪州的地理形势以及物产人物,为下文滕王阁的出现提供了广阔的地理,历史和文化背景,开篇气度非凡。本文对于宴会之盛“十旬休假,胜友如云;千里逢迎,高朋满座。”几句而过,重点写登高望远的所见和所思。作者从不同的视角,对腾王阁建筑和江天景色做了描写。近观远眺,自上而下或自下而上,动静结合,多角度展现了藤王阁壮美的画面。近观“潦水尽而寒潭清,”远眺“烟光凝而暮山紫。”;自上而下看“层峦耸翠,上出重霄;飞阁流丹,下临无地。”,静态的景物变得鲜活起来,尤其是渔舟唱晚时写出灵动的画面“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周围的美景映衬着滕王阁,极尽风水之美。

  滕王阁周边的景色美不胜收。置身此景中,触景生情,“对酒当歌”的雅兴与去国怀乡的愁苦,怀才不遇的感慨与壮志未酬的豪迈之情交织在一起,这多种感情抒发得淋漓尽致。在人生处于低谷时,他仍然对未来满怀期待:“怀帝阍而不见,奉宣室以何年?”“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在期待中积蓄力量,催人奋进。古往今来想成大事者必有凌云壮志。曹操的“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杜甫的“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李白的“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处于逆境而追求上进,虽不为所用却不甘沉沦的自信,这难道不应该成为我们每个人的精神支柱和励志名言吗?

  对于今天的我们来说,重读经典《藤王阁序》的意义是深远的,欣赏诗文中壮美的景色,感受起伏顿挫的音律之美,从中汲取奋进的力量这是远远不够的。我想更应该思考的是王勃为何能写出千年不朽的精品华章?文中典故很多,他信手拈来,如数家珍,与良辰美景相映成趣,启人深思;“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借鉴了南北朝时期庾信《马射赋》里的“落花与芝盖齐飞,杨柳共春旗一色”这一句。王勃以落霞、孤鹜、秋水和长天四个景象勾勒出一幅宁静致远的画面,历来被奉为写景的精妙之句,广为传唱。在借鉴中创新,王勃做到了极致。博览群书才能下笔成文,活学活用才能推陈出新,才能历久弥新,才能千年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