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映三天狂揽4亿,“猩球”王者霸气归来!上周五(9月15日),好莱坞大片《猩球崛起3:终极之战》(以下简称《猩球崛起3》)在国内开画,票房势如破竹,开画首周票房4亿,强势登顶国内周末票房冠军!

事实上,这部由二十世纪福斯电影公司出品,马特·里夫斯执导,安迪·瑟金斯、伍迪·哈里森等主演的影片,在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上映之后,斩获票房和口碑双赢,截止9月15日,全球票房已突破3.66亿美元。

作为“猩球崛起”系列的最终章,《猩球崛起3》打破了系列片越拍越烂的“魔咒”,获得了压倒性的好评。烂蕃茄新鲜指数93%,成为今年烂蕃茄新鲜度top5的北美暑期档影片之一;Moviefone评选的北美暑期档11部最佳影片中位列第一;Metascore综合评分82……值得一提的是,该片还被视为来年奥斯卡奖项的实力冲击者。

如此炸裂式的口碑,同样备受国内影迷追捧。上映短短三天,影片已连刷两项纪录,上映首日以1.32亿的票房成绩超越了《阿凡达》和《X战警:天启》,成为出品方二十世纪福斯电影公司历史上内地首日票房最高大片,而首周4亿票房成绩也创下了创下福斯历史上内地首周票房新高!

那么,《猩球崛起3》缘何能得收获到如此高的口碑和票房呢?文创资讯将为大家一一揭秘!

不过,在此之前,不妨先来回顾一下《猩球崛起》系列的前两部作品。

倘若你是《猩球崛起》系列的忠实拥趸,从2011年的《猩球崛起》、2014年的《猩球崛起:黎明之战》追随至今,你一定知道该系列影片最大的看点就在于人猿相对位置的反转。但其实这一创作理念,自于1963年法国作家比埃尔·布勒的作品《猿猴世界》。这部将故事建立在物种反转的概念上的科幻作品,为后来的大量的“人猿”系列电视剧、电影开辟了空间。

当年的《猩球崛起1》可以说是《猿猴世界》的温和善良版本。威尔(詹姆斯·弗兰克饰)是名基因科学家,拿人猿做实验是为了修复人脑损伤和救自己患上老年痴呆症的父亲,最后处于恻隐之心收养了猩猩baby凯撒,而后者却是高度进化的猿人,最后带领猿猴反攻人类。

到了《猩球崛起2》的时候,人猿与人类的地位已经是平起平坐了,甚至可以说,人猿掌握了主动权。由于“猿流感”的爆发,人类社会顷刻间分崩离析,动乱不安,短短十年就人口骤降,世界被分割为多个资源短缺的封闭“城市”,面临着倒退回电气时代之前的威胁。

电影里,苟延残喘的洛杉矶“部落”,与外界失联而且电力不足,人们想要修复大坝用以供电,可恰好大坝所在位置就是凯撒建立起的人猿王国。

《猩球崛起2》的故事也就开始于这样的矛盾,直到浑身横肉的凯撒站在废墟上,对着人类朋友说出那句“我本不想开战”。关于第二部最大的亮点在文创资讯看来有两个:

首先,背景建立在对末世纪人类社会的批判式想象。人类因为科技的发展(这里主要是基因科学)而自食恶果,让看上去强大文明的人类社会迅速走向毁灭的边缘。与以往处于绝对被动、低下种族的位置反转,带有黑色幽默,讽刺地显现出科学的残酷与极限、对生命的蔑视以及人类的愚蠢和自大。

其次,则是角色的复杂性设置,也就是猿人库巴。要是单纯的人类与猿人的对抗反而太过于单调直接,但库巴的存在则让电影出现反转,更重要的是提供了探讨人性的空间,其中包括对人类阶层的模仿。

所以可以说猿人身上的复杂性全都是对人类本身的反射与对照。而这样的优点也继续延续到了第三部的《终极之战》。

好了,接下来回到本文的主题上来,究竟《猩球崛起3》为何能如此“受宠”呢?

1.故事讲得好:矛盾激化,人猿大战全面爆发

作为《猩球崛起》系列的最终章,第三部里猩球的世界依旧是难以说清善恶而充满灰色的世界,但凯撒的莎士比亚式悲剧人物的特征也更明显。从第一部对人存有明显的感激和只是单纯地想要救出同类、回到家园,到第二部多番犹豫、妥协却不断被置入两难,最终无奈开启战争,人与猿处于完全对立,再到第三部战争完全爆发,史诗级的悲壮之歌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