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Kerry

《猩球崛起3》于昨日(9月15日)国内上映,首日票房破亿,据猫眼预测最终票房可达5.9亿。与“猩球崛起”系列的前两部比起来,票房表现并不算突出,但是评价上却一直保持在线。豆瓣评分均在7分以上,国外评价甚至高出前两部。

要知道系列片“一部差过一部”魔咒至今都很难有人能打破,但是《猩球崛起3》做到了。

《猩球崛起3:终极之战》7月14日已在海外上映,当周周末即夺北美票房冠军,并登顶全球15个国家和地区票房榜首。烂番茄新鲜度至今仍坚挺在93%,均分8.1。

《猩球崛起3》的精彩之处除了场面与CG技术,更高级的在于深度,它有一种脱离娱乐性质的严肃感,庄重、克制,甚至有些悲壮,流露出史诗感。

邮报对本片的故事类型进行了精准的点评:《猩球崛起3》可能形式上算科幻动作片,但是又富含文艺片的灵魂,在思想上亦是一部政治惊悚片。

是的,《猩球崛起3》的成功已经不再在单单作为一部用票房来衡量的商业片,它的高明之处更在于这是一出现实主义的物种寓言。简言之,它的人文意义远大于它的商业价值。

延续:自由与和平

《猩球崛起3:终极之战》延续与《猩球崛起》中主题:和平与自由。

《猩球崛起》三部曲是一部成长史,是“凯撒”从发现自我、认清自我,再到战胜自我。

《猩球崛起3》一贯的延续了“和平与自由”的主题,在《猩球崛起1》中,“凯撒”完成了“人”“猿”的种族跨越。在人类的意外中诞生的介于两个物种之间的产物“凯撒”,拥有了人的智慧,却得不到人的“身份”,也得不到“猿”的认同。“凯撒”在感受到人类的恶意后,一步一步的走向自我意识的觉醒。当凯撒开始思考的命题是“我是谁”的时候,就已经完成了物种的跨越。当凯撒意识到人类的社会体系无法真正满足他对于规则的认知,而不同物种之间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的时候,凯撒开始觉醒,试图通过自己的努力走向一个自由之地,在片中“红树林”则是代表着“自由”的象征。“凯撒”通过自我觉醒,打破不同物种之间不平等的关系,建立起独立平等的“人格”,直接体现就是“自由”,不局限于其他物种的自由。

《猩球崛起2》中更多着墨的是“内战”,“凯撒”与“科巴”之间对于人类的不同态度而引起了战争。凯撒始终带着高级的“善意”——反战与和平,而“科巴”则是复仇者的形象试图发动战争,二者不同的态度导致“科巴”与凯撒开始了“内战”。“凯撒”在第二部中更多承担的是一个“领袖”的角色,他要做的不仅仅是打败叛徒“科巴”,夺回领袖权,更重要的意义在于终止战争,保护族人。“凯撒”在“科巴”身上看到了物种与物种之间的无差别,在拥有智慧与情感之后,“猿”与“人”的界限将不再清晰。“科巴”发动战争,凯撒违背了猿类不杀猿类的誓言,渴望和平相处的凯撒,不得不撤离,和平也将成为了奢侈。

第三部依然延续前两部的主题,自由与和平依然贯穿始终。摆脱人类的控制与奴役,向往一个和平自由的生存环境是《猩球崛起3》中的原动力驱使。人类的步步紧逼,野心与欲望的不断扩大将猿逼入绝境,甚至杀死了凯撒的妻子和儿子。这是一场复仇与救赎的挣扎,最后凯撒与上校的对峙中,凯撒放弃了报仇,企图以退让的姿态换取自由与和平。人类最终毁灭在了自己的欲望手上,而猿在凯撒的带领下走向了自由与和平之地。

突破:自我救赎

《猩球崛起3》最大的突破在于非常规的叙事模式,信息量大到完全区别于爆米花电影。

《猩球崛起3》在看似简单的套路故事中包含了复仇片、公路片、逃亡片、战争片等多种模式。故事结构完全按照商业片的套路来,清晰明了。但是其中插入的大量信息与人物符号留给观众思考空间,在带来反思的过程中推动剧情。

《猩球崛起3》仍然还是一个人物成长的故事,暮年的凯撒为了带领族人逃避人类的追杀寻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做出努力。人类的步步紧逼,甚至夺走凯撒的亲人的生命,凯撒开始走上复仇之旅。迷失后的凯撒开始“黑化”,把杀死上校复仇作为最高目标而带着伙伴们上路,开启了“公路片”旅程,在路上遇见了人类小女孩“诺娃”与猿“坏猴子”,得到了指引一步步走向最终的战场——边境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