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特 · 里弗斯继续导演的《猩球崛起 3:终极一战》,是新版《人猿星球》三部曲的终结篇,其强烈的反讽、沉稳到极致的风格,以旁观、凝视和审视的视角,来呈现人类必然灭亡而猿族终将崛起的 " 天命所归 " 的寓言故事。结局是预先设定的,从老版的高概念到新版的具体呈现,是对人类 " 自以为是 " 的无节制的消费主义导向的批判,在娱乐至死的规则主导之下,人类已经失去了万物之灵的当然地位,而以凯撒为首的猩猩,则不但获得了语言的能力,而且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不断地在逆境中突围,最终在与颟顸的人类决战中赢得了最后的胜利。

马特 · 里弗斯等编剧的《猩球崛起 3》,是继彼得 · 杰克逊编剧的《指环王 3:王者归来》之后最后的终结篇。2011 年中等投资的《猩球崛起》非常低调的展开了这个系列,安迪 · 瑟金斯饰演(动作捕捉)的凯撒,让观众同情起命运,并因为了解而迫切需要得知其发展。2014 年,《猩球崛起 2:黎明之战》以瘟疫推动剧情跃进,凯撒从少年到壮年,已然成为教父和领袖。他个人的遭遇,不仅是他自己的,更是象征猿族与人类的博弈。凯撒个人的奋斗,与 " 人类将主宰多久 " 的宏大命题结合在一起,在《终极一战》中得以完美的收官。

伍迪 · 哈里森饰演的人类残余军队的上校,非常霸道而野蛮的手段,试图狙击猩球崛起的进程,但最终却失去了言语功能。《终极一战》中 " 人猿相揖别 ",并不曾有温情脉脉,而是赤裸裸的相互敌视对方为寇仇。外在的战争,是从肉体上的相互屠杀。战争是生存政治的最后手段,人类找不到可以接受的路径直面迎接猿族的全面崛起,唯有选择不彻底的战争手段试图进行一把梭哈。上校与看不见的敌人(残余人类的另外一支部队)进行远程对峙,奴役凯撒及其他猿猴进行修筑战争营地,彼此争夺的已经不是领导权,而仅仅是大败局中最后一棒。

没人可以与之沟通的上校,假如在正常的世俗社会中,看起来也是一个忧伤的上层人士,可惜在本片中,人类之敌尚未到来,他便已经 " 失语 "。在此之前,他便已经在凯撒的怒吼之下,无从强辩人类的行为,只能怯懦的当猿族关押在笼子里。然而,聪明的猿族机智的逃脱了牢笼,并且在人类自相残杀的末日之战中逃出。人类最后的家园中的汽油和弹药一起被凯撒引爆之后,引发巨大的雪崩,埋葬了人类最后的、盲目的精英。带着猿族漫步自由漫步、跋涉的凯撒,在伊甸园的阳光中因伤重去世,结束了他作为猿族独立领袖跌宕起伏的伟大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