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间,严冰(化名)跟着父亲的汇款记录,走遍了北京、青岛、南京等地。他想不通,当初父亲的一次离家出走,竟使父子分隔十年。

  因经济压力,严冰的父亲严华(化名)于十年前一气之下离家出走,期间与家人从未联络,从未归家。他与家人的唯一的联系,是每年不定期地向家里汇款。十年以来,严华已累积汇了30多万元。

  而严冰根据父亲每次的汇款地址查询他可能出现的地点,一路追寻,十年间,一无所获。

  近日,根据几日前的严华的又一次汇款记录,严冰从河南老家来到了南京。他希望,这一次可以再见父亲,争取在春节前。

  父亲离家出走十年,儿子千里寻亲

  几日前,一则寻人启事在网上广为流传:31岁的严冰从家乡河南来到南京找寻他失踪十年的父亲严华。南京交通广播《1024大家帮》栏目也通过广播“广而告之”,传递儿子严冰的心声:“爸爸,我什么都不要,只想您回家”。

  时间要回到十年前,严华带着妻子和两个儿子住在北京。家里经济状况不是很好,白天,严华在工地上干活,晚上出去拾荒,两个儿子也早早开始打工。日子虽然不宽裕,但一家人相依为命。

  然而在2007年7月的某天,严华与家人发生了一次矛盾,气急之中留下一句话“我要走了,不要去找我。”没人把这句话当真,“就当做一句气话”,严冰告诉澎湃新闻()。

  然而几天之后,严华真的离开了家,从此很长一段时间内,了无音讯。

  2007年,严华没有回家过年。“那时候以为他会回家过年,没想到他真的不回去。”严冰说,直到2008年临近年底的某天,家里常用的一张银行卡上突然收到了一笔三四万的钱。汇款人是严华,家里人第一次有了他的消息。

  严华的钱是从ATM机汇的,通过查询,可以知道他汇款的地点。严家人觉得这是个线索。当时,严冰曾同家人去汇款地址找人,又查了附近有没有什么可供严华工作的工地,看看当地派出所的监控,结果都扑了空。

  这一找就开启了严家人的十年寻亲路。

  十年期间,尽管严华音讯全无,但每年的某个时候,严华都会往家里汇一笔钱,少则三四万,多则六七万,年年如此。

  “大多是年前或年后。”严冰对澎湃新闻说。而每一次收到汇款,就是一次找寻父亲的机会。十年间,父亲的汇款地点从北京换到青岛,又从青岛换到南京,而严华与哥哥也前后寻父十余次,但每一次都没有成功。

  “之前有次在山东两个月,那次他打了两次钱,就想着肯定在附近,希望大点,但还是没找着。”严冰对澎湃新闻说。

  10年汇款30万,一天只吃一顿饭

  2017年1月18日上午,严家人又收到一笔来自严华的汇款,数目是67000多元,里面还包含了几百元的零头。

  严冰说,父亲把零头都汇给了他们,可见父亲自己没留什么钱。十年加起来,父亲的汇款已经多达30多万元。

  这一次的汇款地点,又是南京。

  四年前,父亲就去到南京,严冰四年间也去南京找了他四次。这一次会不会扑空,严冰一点底都没有。

  在收到款的当天下午,严冰就与哥哥去了南京。兄弟俩住在宾馆里,白天骑着电动车满大街转,有时去当地的派出所看监控,希望能发现一点蛛丝马迹。

  严冰说,曾经在派出所看了父亲一整天行踪的监控视频,发现父亲一天只吃了一顿饭,其余时间都是在拾荒。

  “晚上睡在马路边,盖一层被。”严冰对澎湃新闻记者说这话时,几近哽咽。

  然而,由于拾荒者行踪的飘忽不定,几天前还在某块地域的父亲,等看到监控时已经去了别的地方。

  严冰说,父亲一直是一个特别节俭的人,从监控里就能看出来,他自己舍不得花钱,把钱都汇给了家人。

  “他不抽烟不喝酒。从我记事起,他就不让我妈妈买新衣服买鞋子,穿旧的,也没什么娱乐活动。”严冰告诉澎湃新闻。

  “他就是性格内向,不怎么跟人交流,跟家里人吵架也是生闷气。我跟我哥平时跟他交流少,但他对我们特别好。”严冰说。

  南京全城帮寻,曾经擦肩而过

  寻找父亲还在继续,但这次与以往不同的是,兄弟俩往南京交通广播电台《1024大家帮》平台发了寻人启事,引起了电台的关注。

  一两天后,该节目报道了这一故事,并发布了公开寻人启事,里边描述了严华的特征:60岁,身高1米65,体型偏瘦,头顶头发偏少(偶尔会戴黑色皮帽),河南口音,不爱说话,会做泥瓦工,出门经常手拉两轮拖车,车上带有行李和收来的废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