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爸爸”在制作花絮中谈到陪产的感受。

深圳卫视《来吧,孩子》是一档聚焦临盆前产妇生育的观察类真人秀,该节目选择在母亲节前的上周五晚间黄金档在深圳卫视播出,仅播出一期就引起了不小的反响。

“再好的编剧都写不出这么好的对白。”该节目总制片人易骅这样评价自己的作品。夫妻之间的小打小闹、产妇对助产师的依赖、孩子那第一声啼哭后全家人的感动……有网友感叹,这个节目在记录女性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但是,面对如此具有现场感的真人秀,分娩过程少不了一些带血的画面,也有网友对此反映过于血腥、贩卖隐私。

采用无人拍摄,近半孕妇愿意接受

很多观众和网友在看完第一期节目后,都对拍摄的医院和节目里的那些孕妇感到好奇。带着这些疑问,记者采访了该节目取景的上海红房子妇产科医院(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宣传科科长王珏。

王珏参与了与节目组的前期接洽、拍摄过程及审片等环节。事实上,深圳卫视早在去年3月就与上海红房子妇产医院(下称“红房子”)取得了联系,在实地考察了该医院是否符合拍摄条件及与患者沟通成功的几率后,决定选择红房子。

有关医院被拍摄的顾虑,王珏表示,“起初是有的,因为担心电视台一下子来那么多人会影响到医护人员的正常工作,但是,节目组采用的是无人拍摄,在医院里安装了64个摄像头,所有人员都在导播室里工作,并不是观众所想象扛着摄像机的大哥冲进产房,对着分娩时痛苦的产妇拍特写。”“其实,节目组比我们还要关心被拍产妇的隐私问题。”王珏对记者表示,“《来吧,孩子》在前期准备时总共来了100多人,前前后后我接待的就有30多批人次,为的就是如何安置这64个摄像头,最后这些机位被分布在产房、病房、走廊、护士站、护士休息室等地点。”

“每个机位都会斟酌再三,确保不会拍到产妇的隐私部位。”总制片人易骅也告诉记者,“我们的机位设置本身就回避了敏感画面,都是非常科学的,所以绝对不会拍到暴露部位。可能会引发歧义和造成夫妻关系紧张的画面我们也会规避,所有的情节都会征得当事人的同意。”在另一方面,医院提供了单人间或待产室里最里面的两个床位,也保护了其他产妇的隐私。

在征求拍摄孕妇的过程中,导演也将“希望为母亲做一档不以娱乐为主同时也让大家能感受到母亲伟大的节目”这一创作初衷跟前来参加节目录制的产妇沟通。在做大概的内容介绍后,会详细为孕妇讲述拍摄方式以及最终会呈现的大概内容,让孕妇们充分了解节目的拍摄制作。在此前提下,自愿参与拍摄的孕妇才会签署同意拍摄的授权,并进入安装有摄像头的病房、导乐间及待产区。

同意拍摄的都是今年3月到7月预产期的产妇,一开始都是编导去逐一商榷,在医院门口的通告栏上也张贴了招募启事。“红房子的产妇年龄段集中在80、90后,现在的人心态都是比较开放的,10个产妇中有四、五个都同意被拍,到后来也有不少产妇主动来要求拍摄的。”王珏说。孕妇都是直接在红房子就诊过程中前来征求拍摄意向的。因为孕妇一开始就是在同一家医院做检查,医生也比较熟悉情况,这样医院也会比较了解情况,对孕妇本身也是一种保障。不可能说我们在外面找了愿意拍摄的孕妇让她转院来。

当记者问到,节目拍摄过程中有没有孕妇临时退出当初拍摄计划,栏目组表示,“这本身是一件特别需要严谨对待的事情,我们导演都是充分沟通后获得产妇们自愿的授权后才会开始拍摄。而且截止到目前从没有出现过因为这样那样的情况而临时决定停拍的情况。反倒是有不少看完第一期节目后主动找来希望报名参加的孕妇。”

除了产妇家属,被拍到的人几乎都是女性,事实上,参与拍摄的节目组的人员构成也以女性为主,易骅告诉记者,“拍摄人员是挑过的,比如说成熟的程度、性别都有考虑过。前期拍摄过程男女都有,但生产环节、导播室都是女生比较多,实地跟产妇和医院沟通的也基本是女生。从科学的角度来说,男人其实一样可以做。我们对女编导的要求是不能化妆,让他们感知到你是一个专业的形象,甚至不能穿高跟鞋。在传统里面,女生比较会容易被接受,不会给产妇和家里人压力”。

因于医院签署了保密协议,记者未能与被拍摄的产妇取得联系,但是,“大多的产妇接受拍摄都是希望给自己留下一段独特的回忆。”王珏告诉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