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席卷香港的TVB剧集《使徒行者》主题曲《越难越爱》,有段歌词是这样唱的:

  “无惧世事变改,还是越难越爱,为你所以有期待。花开花落至少这一季,被甜蜜盖过了伤害。”

  从2009年的《Laughing Gor之变节》、2011年的《Laughing Gor之潜罪犯》,到2015年的《冲上云霄》《十月初五的月光》,对于TVB亲妈饭来说,电视剧IP改编的大电影,也是常做常有,季季扑街季季看。

  抱着“有张家辉、古天乐、吴镇宇三大型男总不至于差到哪”的心态去刷《使徒行者》的我,又一次败在了邵氏脚下——

  这样的剧本,真的很难让人爱啊!

  故事简单来说四个字:找新卧底。

  电视剧版大结局的三年后,继续当混混卧底的钉姐(佘诗曼饰)收到了一条摩斯密码的神秘短信,追溯到郭铭的犯罪集团。其手下两员大将——少爷(古天乐饰)和阿蓝(张家辉饰)之中的一个,极有可能是前卧底联络人(Handler)康Sir死后失联的第六名卧底。在捣灭跨国犯罪集团的同时,这名代号Blackjack的卧底,深陷暴露身份的危机。而钉姐和新Handler Q Sir(吴镇宇饰)也面临困境。

  与电视版草木皆兵的地毯式搜索不同,这回备选的卧底只有两位。导演文伟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非常有信心地说:和《变节》不同,《使徒行者》由头到尾,大家都猜不到卧底究竟是谁。

  笔者只想说,导演,您真的是多虑了。

  走过柯南套路的人都知道,第一个被认作是罪犯的人,一定不是真凶啊!同理,看似卧底的那一位,肯定也不是。

  如果说《无间道》刻画的是黑与白,明与暗之间越发模糊的灰色地带,《变节》刻画的是卧底隐藏至深的初心,那么《使徒行者》刻画的是——让我来引用一下张家辉的原话——“像新婚夫妻一样”的兄弟情谊。

  片中时时刻刻不忘提醒观众:我们是一对相爱相杀的好兄弟;我不能原谅你骑到我头顶,但我会帮你买好养老的机票。

  当强行卖腐变成时下IP大电影的主旋律,我也是啃不下去。更何况你卖腐卖得还没有隔壁瓶邪好呐!

  让我平复下心情,聊两句觉得满意的。

  大伙的演技都在线,尤其张家辉的脸部细节很值得玩味。佘诗曼狂奔下楼梯救吴镇宇制造的多层次晕眩感、吴镇宇监听体育场上张家辉开枪的摩斯密码,画面和声音下足了功夫。华晨宇那首《Here We Are》单听很尴尬,摆在结尾配上黑白片段讲故事却异常和谐。

  可惜,这些就是全部了。

  论格局,电视剧版的幕后大BOSS上升到了前保安局局长级别,高层内 斗看得人津津有味。可电影版呢,所谓的跨国毒品交易,奥运巴西的海外取景与香港相比只多一个空旷的远景,当地枪杀案甚至不如澳门赌场Clara那段大长腿索命来得精彩。

  论情怀,多位小生花旦的离巢,使得原班人马四个字成为奢望。不管电视版大结局钉姐和爆Seed在救护车多么甜蜜,电影版该换的男友还是得换。尔淳和福雅这对《金枝欲孽》姊妹花,虽有出演,却未同框,留下小小遗憾。

  论伏笔,《无间道》每部结尾几乎都埋下深坑,让人甚是期待黑白两道卧底的来龙去脉。而《使徒行者》只解锁了欢喜哥一个人的过去,下刀轻飘飘,来不及多想就已落幕。

  论深度,十几载飞逝,《使徒行者》仍停留在用“人在做,天在看”这类港剧八百章章章都有的老梗下酒,怪不得点映场观众笑声盖过钉姐的惨哭声。

  全片看下来,一句能比肩《无间道》“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的台词都没有。

  可叹,可惜,可怜。

  这些,都怪不得演员。奥运六星也好,五朵金花也罢,跟我们一同长大的小生花旦,早已到了适婚、转型的年龄,可迟迟没有得力的后辈演员接班,大好年华浪费在了重复的警察、法医、律师角色上,突破少少。

  或许真的如黄秋生所言:“无线唔系无人才,系唔识用人遮。”

  此时不离巢,唔通等养老?

  然后呢,花大价钱,请来电影咖,拍些行行走走就能收工的流水线样板货,再贴一张标签,我卖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