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为一家最早涉足互联网营销领域的企业之一,腾信股份(行情300392,诊股)曾因其新颖的管理理念和经营模式在上市初期获得了二级市场投资者的大力追捧,持续飙悍的股价走势使之一度成为2015年最亮的一颗新星,站在当年“最贵A股”顶峰。然而,时过境迁,在经历此后持续数年股灾洗礼后,不仅公司原形毕露,且还引出巨额行贿上市一说。如今,经营业绩的持续亏损已经凸显出企业经营之困难,而外延式并购之路的不平坦更让公司疲于奔命。

  曾经的“妖股王”腾信股份(300392.SZ)是国内最早涉足互联网营销领域的公司之一,上市初期的股价辉煌曾让人目瞪口呆,9个月内,440.4元复权价不仅相较其26.1元发行价上涨了15倍以上,且股价还大幅超越了同期超级大牛股贵州茅台(行情600519,诊股),一度坐上“最贵A股”宝座。然而,时过境迁,在经历数年股灾的洗礼后,被神化的腾信股份股价轰然倒塌,持续至今的下跌,给A股市场留下了一地鸡毛。

  “第一高价股”崩塌

  2014年9月,从事广告代理业务的腾信股份在创业板成功上市,因彼时A股正处在上一轮“杠杆牛”的过程中,加之其“互联网营销概念第一股”的光环,使得公司股价从发行时的26.1元一路上涨至2015年6月的220元,考虑当年4月份10转增10派2.1元的分红因素,复权股价高达440.4元。

  然而,在6月中下旬爆发的股灾冲击下,腾信股份高企的股价跟随大盘出现快速暴跌,至2015年9月股灾2.0结束时(期间还经历了一次10转增20的分红),腾信股份股价相比3个月前的(2015年6月)最高价,区间跌幅超过了70%,可谓是兴也勃焉、亡也忽焉。

  诱发腾信股份股价出现暴跌的,并非是投资者通常所常见的业绩变脸,因为该公司在2015年时还实现营收和净利润分别有14.52亿元和1.47亿元,同比2014年度分别增长了73.04%和64.38%,很显然,公司在2015年仍处在高速增长的“梦幻”中。当然,如此亮丽的经营业绩表现背后也不排除有杂音的存在,如该公司在2015年实现1.47亿元净利润的同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净流量却为-1.39亿元,但从理论上讲,流动资金的大量流出,还不足以摧毁腾信股份的“梦幻高增长”。从导致该公司股价暴跌的诸多诱因分析看,重要股东及高管人员对公司持股态度的变化,或是导致其股价崩塌的重要因素。

  公开信息显示,腾信股份自上市以来,从未出现过重要股东及高管人员增持股份的事项,即便是在2015年下半年A股市场经历股灾、监管部门号召上市公司采取各种手段维护股价的过程中,腾信股份股价由高位快速暴跌且区间跌幅高达70%的条件下,其重要股东及高管人员也没有进行任何增持行动。需要注意的是,该公司高管郦建宜在2015年9月还进行过少量股份减持,此举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腾信股份重要股东及高管人员当时对公司股票价值的大致判断。

  2016年6月,发起股东之一的浙江星月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对所持腾信股份进行了清仓式减持,一举套现5亿元,这是在当时腾信股份二级市场投资人一片哀鸿遍野的背景下,原始发起股东进行的清仓式减持,完美地将连续分红送转后的巨额利润收入囊中。

  让人生疑的是,腾信股份于2016年4月25日还发布了2016年度第1季度季报,当季净利润同比大幅增长79.36%,然而仅在数月后的7月份,公司发布的2016年半年度业绩预告却显示“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下降57.06%~50.32%”。2016年10月14日,公司进一步发出《重大事项及风险提示》公告,披露实际控制人徐炜涉嫌向最高人民法院原副院长奚晓明受贿的消息。就公开信息可以判断出,腾信股份的盈利能力和经营基本面应在2016年4月25日到2016年7月之间发生了突变,然而作为公司的原始发起股东之一的星月创投却能够赶在利空的2016年上半年业绩预告出台前,于6月份集中抛售并以高价成功套现,这种踩准时点的举动如何不让人怀疑该股东很可能涉嫌内幕交易。

  除了腾信股份在2016年中经营基本面发生突变外,其在2016年10月爆出的行贿上市案并牵涉到最高人民法院原副院长一事,更是给公司经营蒙上了一层厚重的阴云。

  巨额行贿上市

  2017年,最火的电视剧要属《人民的名义》,其播出引起了社会广泛反响。片中依靠着“老头子”的“官二代”,在给山水集团通过各种巧取豪夺、非法牟取暴利的行为“保驾护航”、助纣为虐。在现实社会中,类似问题也不乏有相似的案例,腾信股份恰恰便是其中一例,只不过在此剧情中“巧取豪夺、非法牟取暴利”的场所,由大风厂股份变成了A股资本市场。